•       步行横过广州大桥,车辆似乎在尽其所能以最快的速度向我迎面冲来,眼看就要飞奔至鼻尖的距离,却又与我擦身而过,掀起一连串起伏不定的风,似乎江面上连成线的点点星灯都在颤动。渐渐地大脑陷入了空白,唯有偶尔从身边经过的自行车提醒我身体依然停留在真实世界。

          突然史拉了我一把,很危险的。

          于是我醒了过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 西瓜
     
  • 11/7/2013客户说 - [直男床单]

          去见了个专门做女士内衣的客户,对方老板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。和大多数中年男子相比他一点都不显瘦,腆着大肚子笑嘻嘻招呼我们坐下,随着开始介绍自己的产品。在介绍中总感觉他是在描述一些顶级文胸,再也没有与其抗衡的商家了,尽是说他的产品如何好,使得我每隔三十秒走神一次。终于等到最后一个产品,老板拿出一件连体塑身内衣说:“这是我们新开发的,非常有特色,首先它无接缝,穿起来舒适,其次它是开裆设计,别家没有的,独创!“ 我盯着美体内衣裆下那个叉很久,突然感到难为情,迅速移开眼神落在中年男子身上,接着他神采飞扬地说:” 明天开始我就要试穿了!“    试穿!?这个话题真提神!为什么这个中年男子需要穿一件美体内衣!?他轻轻抚摸放在桌上的美体内衣说这是行业规矩,作为内衣老板需要第一个感受自己的产品,这样才能清楚自己的产品特质、好坏,描述起来才更贴切。他还举例说明某知名内衣品牌老板是个八十岁的男性老人,至今还在试穿自己的产品,已试穿了几十年,非常敬业,让人佩服。这真是件诡异的事,原来女生们的内衣是要经过这些大叔大爷们第一个试穿后才会生产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感觉每一件内衣都不再是普通的内衣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 
  • 11/7/2013 - [西瓜]

            凌晨时分下起了雨,广州似乎许久未雨,突如其来的毛毛细雨让我有点惊慌。脚下云雾缭绕,模糊了远处的星光。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 坦诚面对世界。像一个仪式,接受风雨洗礼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 西瓜
     
  • 11/6/2013飘着 - [西瓜]

          我坐在石凳上静静看着,对岸笼罩在朦胧的神秘中,我不太情愿去打破对它的幻想。史说,那是教堂。又有人说,那不是。风一浪一浪地掀动落叶,似乎在落下与旋起之时自己一同飘着。

     

       
      西瓜
     
  • 11/4/2013一千一百零四 - [软床]

           自从上次厨房里的盐被不知不觉地用光后,我决定以后再买盐的时候,要买两包。现在,其中一包盐已经用了一半,另一包盐被我藏了起来,藏在一个不轻易被察觉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这样做,多多少少会令人更有安全感。想想,如果在晚饭做到一半的时候,才发现盐早已被用光了,这样的不安无助是多么的难以承受。特别在非要用酱油代替盐不可的时候,才察觉盐原来是如此的清新。如果那晚恰巧煮了汤,总是安慰自己喝原味才是喝汤最高境界,这绝对不是一个忽悠自己的好办法。大概,一个人煮饭的时候,能撒点盐已经是最安慰的怡情了。

          总不能把眼泪挤出来当盐水用,对吧。

     

       
      软床